韩叶/倒春寒

大脑昏昏沉沉,明明皮肤在发烫,却有寒意从骨子蔓延到五脏,咳嗽便是牵一发引浑身酸痛,没想到自己也有如此落魄的一天。

电脑屏幕泛着冷掉的蓝光,叶修抽了抽鼻子,退出了游戏。又把自己捂了起来。

在兴欣的员工那拿了房卡,韩文清在对方质疑的眼神下刷开叶修房门。

都三十好几的人了,居然还能把自己折腾成这样。韩文清在昏暗的卧室找到缩在沙发上,看不清脸的叶修,脸色就沉的像茶几上的烟灰缸。


从室外带来的冷温还凝聚在手间,韩文清拨开叶修的刘海贴上额头,凉意让叶修清醒了半分。

那人眼角发红,嘴边有些青渣,看上去落魄无比,却还懒懒的打了个招呼“呃……老韩啊”

喑哑难听无比。接着就不知该如何下口,他想说“你还真来啦”,看着对方一如既往严肃甚至更甚的样子却说不出口。严格来说,是他把人家招惹来的。

叶修退役后一直留在兴欣当教练,顺带混个网游工会什么的,祸害其他战队不亦乐乎,简直是把从第十区带起来的传统发扬光大。

这么多年折腾下来,家里早对他没了脾气,被叶秋逮回家过年安生了3天,还是百般周折跑回了上林苑的房子,那是他图方便索性买下的。

从草根带起的兴欣,早有了一流战队的风范。那几个小鬼现在可如日中天。老板嫁人做了老板娘,唐柔这朵鲜花最后还是插到了杜明这厮身上,苏沐橙这个顾问三天两头不见人影,又和楚云秀他们去哪国厮混,名曰享受人生。叶修这死宅想着老魏儿子都会打荣耀了,想想还有点小寂寞。

当然表现出来只是在游戏里虐菜虐的更欢了。被当做菜的各工会长泪流满面。

撞枪口上的正好是霸图,那么多年了蒋游都真去打酱油了,这老妖孽还是继续着和霸图宿敌的命运。

反应,手速都不如前了,架不住人教科书级的经验心脏不要脸。

霸图几朵崭新的小娇花和新会长只能咬牙切齿看着远去的野图boss稀有材料,又有点懂了前任那个意味深长的怜悯眼神。

暗自诅咒让老天有眼收了这妖孽,一边战战兢兢向战队报告,提升新角色银装的稀有材料,叶修在,没戏。

霸图前队长现教练韩文清三天两头往网游跑,带起了退役职业大神们网游再见的风气。目的只有一个——弄死叶修。

今天那剑客又在刷文字泡了明儿屏幕又被纷飞的炮弹迷花了眼,颇有种青山不改绿水长流哥们江湖再见的意味。

大过年的却不是谁都有空在线。孙哲平拉着张佳乐去庙里求签。方锐那小子在林敬言的饭店蹭吃蹭喝不亦乐乎,黄少天发了条和喻文州看电影的长微博引的一屏幕兵荒马乱。恍惚间回到了和这群哥们在战队对掐的日子,又想起还是个毛头小子开始玩荣耀的时候,和那谁谁一起被追杀的时候。下半夜思维有些迟钝,连感时伤怀都满几拍,只记得一句,假如人生有很长。

想着想着就睡着了,第二天几乎睁不开眼,一开始打喷嚏叶修就知道坏了,倒春寒,没开空调,盖条毯子睡一夜。

霸图的新人知道一定会觉得老天开眼。

韩文清打打boss,时不时看着某个一直亮着的好友头像,心知他大抵是睡着。

这人,哎这人。他们都对彼此的招式,性格,习惯,甚至心理无比熟悉。
这段孽缘十年十年的走。那个一直飘忽着前行的身影在说再玩多少个十年都不会腻。
韩文清其实挺佩服叶修,这话他没和谁说过,要给叶修知道尾巴得翘上天。
他一路走的坎坷,跌跌撞撞却未遗失卫冕的初心,好些次差不多所有人都觉得他该倒下了,他会再度刷新众人对“韧性”的理解。
没有谁比韩文清更能直观感受到那个懒洋洋叼着烟的男人皮囊下有多坚韧。因为他一直在和他不远不近的位置上,等着他们的舞台。

回神时boss只剩层血皮,韩文清把它丢给激动不已的霸图的会长。顺道走到【君不归】身边,那是叶修开的小号,这几年也练起来了。

叶修撑着准备下线时,就听到韩文清的声音从音响里传来。

“昨天又欺负新人了。”

“是啊韩巨巨这不是遭报应了么”叶修想着这厮居然在线,顺便用沙哑的声音避重就轻搭起老朋友的话。

“……怎么搞的,生病了。”叶修无意外的成功脑补对面的人蹙起眉头的样子。

韩文清果然皱着眉头,那声音太让人焦躁,怎么会哑成那样。

“哎,一把老骨头大半夜和你家小鬼抢boss,哥这还能不能行啊,韩家长你考不考虑负个责什么的”叶修又开始满嘴跑火车。抢个boss哪能生病啊这都成叶修早该进重症病房了。

“好。”韩文清说完头像就暗了下去。

这下轮到叶修呆住了,可现在的脑容量不足以他思考韩文清这到底几个意思。于是。

下线,睡觉。

……等人。



tbc




(好久没动手码字文力低下,奈何实在喜欢这对想写点东西,大概就是上述设定。还有虽然最近南方回温但别小看倒春寒啊!不小心就会中感冒大招啦!于是有韩叶的太太肯带我玩么QwQ)

评论(5)
热度(67)

© MR—B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