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靠靠靠靠是戒指啊

居然是戒指!!!!

叶修扬起手晃了晃:“那啥老韩嫁给我呗”

韩文清:“等我一年。”

韩叶/撞鬼

太阳挣扎着从大厦顶部落了下去,最后几丝昏黄也被凉风吹尽。霓虹灯光从街边陆陆续续冒了星点。

破败的小巷左转传来嘈杂的重金属,一群小青年把头发搞得乱七八糟遮住脸和着烟味嘶吼,七厘米高跟的曼妙女郎补着妆踏过买醉流浪汉的影子。转眼而已城市就变了张脸。

夜晚它伸出了充满诱惑和恶意的手,勾引一些人放出和白天截然不同的影子。

将醉未醉,逢魔时刻。

韩文清扯了扯领带,事务所开完会已经6点多了。
下楼,开车,堵住,糟糕的晚高峰。

他开了车窗透风,一手支着方向盘。

夜风的凉意从发丝里钻进去,清醒的感到疲
倦。

前方大嗓门的出租车司机骂骂咧咧很久终于闭嘴,在家等待的儿子独步下楼打了几份小炒。

这里的人们行色匆匆,有必须前往的地方,有等...

全职/风华录

九州背景设定

—1—

叶修死了。 将门世家云中叶氏的家主死了,或者称他为,天驱大宗主,叶修。

这个消息从宛州开始,沿四通八达的情报网传达到各个掌权者手中。那个向来是皇家忌讳的组织,天驱。

“忌讳”都是美化,真正的心思是“胆寒”。和羽林军金玉其外的贵族子弟不同,天驱武士那是真正从铁和火中淬炼出的战士,带着虎狼和鹰的意志。

力量,最纯粹的力量和向心力即使毫无作为也可能挡了别人的路,更何况他们生生不息守护的天下总是盛极必衰久合必分。

试图和规律逆流总是崇高的悲壮,太多人想在乱世烽火中夺取什么,“夺取”又比“守护”来的容易太多。

所以他们曾饱受驱逐,最坏的年代,军人中发现有天驱武士,扒皮斩首以儆效尤甚至株连妻儿。

斗...

几个月没碰到板子了,摸了个鱼。。

【韩叶】倒春寒.其六

叶修呆了一会,心里九转十八弯终于明白韩文清这话的意思。

瞬间狂喜从心房炸开,整个动脉都热了起来 。

端着,矜持,心脏大神老叶不动声色。

合着自己傻逼一般忧郁掉一烟灰缸,只为了一个小学生似的手足无措,也难怪他想岔,韩文清这厮和这词太不着边。

被恋爱之神肆意玩了一把。

韩文清仍然死死抓着叶修的手,隔着烟雾看对方神色阴晴不定。

嫌烟气碍事,韩文清腾出手抽掉那根万宝路,直接在玻璃茶几上掐灭了。依旧不决定放手。

对峙。

针锋相对的气氛变得古怪。

叶修似笑非笑看着他,让韩文清有种熟悉的被坑之感。

这回叶修没恼,悠悠道“老韩啊,你管太多了。”

“叶修你——!”韩文清松手后退,冷静外壳破了,泄露焦躁。“你说过的!”

叶修还是似笑非笑

【韩叶】倒春寒.其五

风雪又作,韩文清脑子正热什么也听不见,他需要冷静。刚刚,叶修说什么来着。

世界有时也会送你一份大礼,即使这麻烦无比。

比如父母刚旁敲侧击大表哥儿子满月了云云,比如战队经理也会忧心的说韩队该找个好妹子了。比如叶修那家伙经常和兴欣的选手传出八卦,有些事不是刻意关注也会传到耳朵里的。
社会对同性恋的接受度已经高了很多,却也无法真像天经地义。联盟对几对地下关系,也都心照不宣。

韩文清想了很多,叶修想到过的没想到的,这条路不好走,他如果是认真的——

耳边的温度怎么都散不开,于是叶修认认真真一句“我们处对象呗”一锤定音。

认定目标便一往无前,这是韩文清的一如既往。
走的匆忙,连外套都没披上,寒气从毛衣里渗进来,冷静下来...

【韩叶】倒春寒.其四

意识再临脑海,眼皮下的黑暗开始出现星点荧光。

叶修是饿醒的,感觉着烧退了额头怎么还有些温热,抬头刚好蹭到韩文清的背。艰难睁眼看到夜光小闹钟指针显示11点半。

小病一场的纪念品是嘴里一片苦味,那些狼狈的惯性残留。怎么都撞到这人了呢,韩文清。

那时少年惊才艳绝,战神武威,三冠荣耀。他对那个执着同骨子里的自己如出一辙般的对手,已有敬意。

三年,他说了三年我会回来。于是真的在第四年打破了他的不落神话。

后来嘉世出了问题,迫使他离开那个挚爱的荣耀战场。盛大而悲哀的别宴几重凉薄,凉到心轻的快没分量,好歹有故人一言“不过从头再来”镇住心神。

却是另一人再使那心脏蓬勃。

“我等你回来。”从追赶的一方成为等待一方,韩文清从头...

【韩叶】倒春寒·其三


下午5点半,正是让人觉得有些安逸,又有些困乏的时间。对某些常年睡眠不足人群来说,稍微把持不住就会见周公了。

叶修一向睡得少,要说为什么就是闲不住。虽说迟钝的大脑迫使他休息。但身边多了个人这件事稍微刺激了肾上腺激素分泌,感觉有点小激动。

很久,很久没和其他人类在游戏外离得那么近了。

小时候和叶秋一起睡似得,翻身面对就是韩文清的背,一个人住,床还是小了点,韩文清宽厚的肩微缩,体温可以传到叶修脸上。

硬要说他们在线下是没什么交集的,可这些有些亲密的稔熟看上去天经地义,透过薄薄一张屏幕,神交已久。

“呃,老韩……”叶修伸出爪子戳了戳韩文清的腰,感到对方一震。

“你干嘛……!”韩文清翻个身敏捷的掐住那只漂亮爪子。

于...

【韩叶】倒春寒.其二

韩文清风尘仆仆,他也不知是什么可怕的东西使他焦虑,似乎只有往他所在处才能平静。

他也知道绝非是给自家新人擦屁股,这并不关他们的事,硬要说有什么关系——现在没叶修,是打材料的好时机。

那个一直和他们捣乱的人现在在他眼前虚弱不堪,缩成一团,眉眼没了平时的慵懒滑头,和所有普通人一样,因为病痛忧虑。

——啧,大过年的,来都来了。

什么破借口,韩文清自嘲了一声,鼓捣起叶修万年不用的热水壶,听听人说饮水机放久了不好,谁知道他多久没换水。

“喂,叶修,准备下起来去医院。”韩文清拍拍叶修的肩,及时抢救了在他身下被压的皱巴巴的外套。

叶修嘟囔了几句,就“不去医院”四字清晰无比。

不用手机,不爱出门,这些怪癖韩文清都知道,但这...

韩叶/倒春寒

大脑昏昏沉沉,明明皮肤在发烫,却有寒意从骨子蔓延到五脏,咳嗽便是牵一发引浑身酸痛,没想到自己也有如此落魄的一天。

电脑屏幕泛着冷掉的蓝光,叶修抽了抽鼻子,退出了游戏。又把自己捂了起来。

在兴欣的员工那拿了房卡,韩文清在对方质疑的眼神下刷开叶修房门。

都三十好几的人了,居然还能把自己折腾成这样。韩文清在昏暗的卧室找到缩在沙发上,看不清脸的叶修,脸色就沉的像茶几上的烟灰缸。

从室外带来的冷温还凝聚在手间,韩文清拨开叶修的刘海贴上额头,凉意让叶修清醒了半分。

那人眼角发红,嘴边有些青渣,看上去落魄无比,却还懒懒的打了个招呼“呃……老韩啊”

喑哑难听无比。接着就不知该如何下口,他想说“你还真来啦”,看着对方一如既...

© MR—B | Powered by LOFTER